•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NT$500 NT$365

紀念之外:二二八事件.創傷與性別差異的美學

本書針對二二八紀念美展提出三個問題。

是不是如1990年代中期以後經常被提出的說法,認為這是一個已經過去的「事件」,台灣人要往前看,繼續走下去?「女性」和「女性身體」如何以及為什麼被納入這個敘述,以致再度被遺忘?二二八這樣的歷史事件的力量,會對文化帶來什麼負面影響?美學實踐如何對見證和轉化的過程提出貢獻?

1.19-2.12新春好書兔YOU-全館79折3本73折

9 件庫存

本書針對二二八紀念美展提出三個問題。二二八事件發生於1947年,當時的國民黨殖民政權有系統地消滅台灣知識分子,並且重重地鎮壓各地民眾。為回應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對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化和紀念所發展的台灣建國運動,1993年起台灣民間與政府相繼舉辦二二八紀念美展,這種形式的紀念活動確實有助於當代台灣國族和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論述發展。

於此首先提出的問題是:這究竟是不是如1990年代中期以後經常被提出的說法,認為這是一個已經過去的「事件」,台灣人要往前看,繼續走下去?第二個問題是:「女性」和「女性身體」如何以及為什麼被納入這個敘述,以致再度被遺忘?第三個問題則是:像二二八這樣的歷史事件的力量,會對文化帶來什麼負面影響?美學實踐如何對見證和轉化的過程提出貢獻?

二二八事件不應只是一個單獨的歷史事件,也是一種歷史和政治的創傷。創傷會帶來長期、未知和無邊無際的影響,而一再回來干擾,甚至到今日。因此,我們有必要重訪二二八記憶形成的過程,在此論述中則是透過當代藝術的途徑,謹慎地找出它作為一種創傷的結構和機制,而非僅只將它視為一個創傷事件。同時,筆者也想指出,透過二二八紀念活動和歷史化所形構的新台灣國家論述,事實上是父權下的產物,具有非常嚴格的邊界,它讓台灣對二二八事件中菁英男性受難者以外的女性和其他人完全被遺忘,或是被短暫地紀念,然後很快地又被遺忘。創傷的力量來自於佛洛伊德所發現的機制,這機制不僅造成個人心理上的痛苦,也對文化認同和傳統的形塑有所影響,亦即:早期創傷——潛伏——防衛——精神官能症——受壓抑的局部復返。本書會說明二二八事件在台灣的記憶形成過程中,如何一再重複這個創傷結構的循環。筆者的建議則是,二二八事件具有創傷的性質,只有透過見證和聆聽創傷,這個創傷的循環才有可能轉變。

【本書特色】

一、首部以針對二二八事件與紀念美展所呈現的藝術、文學作品的美學實踐,爬梳當代台灣國族和文化認同與主體性的專論。

二、批判現行普遍的「紀念」形式與困境,提出應具有更深沉的文化意義與企圖,以及理解二二八事件歷史化的脈絡與發展,並見證和感同身受地聆聽,創傷才能獲得實質的轉換與達到紀念的目的。

三、本書結合了精神分析學的「創傷理論」,並從女性主義文化理論,試圖在家父長制的社會下,找回二二八事件中消失了的女性主體。

【名人推薦】

我會將陳香君放在以新方式來思考當代藝術的最前線,也就是大量關注在藝術作品上,視為一種結合其自身實體與哲學及心理效應的過程。這和僅聚焦在實體上的形式主義分析以及傾向解讀再現的社會史分析不同。陳香君的作品告訴我們,如何以新方法誠實面對藝術參與社會和政治生活的概念,同時也暗示還有那些我們只能透過藝術作品才能接觸到的社會、歷史和政治經驗範疇。其中之一就是創傷:這是我們未必知道或了解的。透過罪惡感和羞愧,還有受苦跟勇氣,它的情動纏擾著個人與整個社會。
——英國里茲大學藝術、藝術史與文化研究學院教授 Griselda Pollock

《紀念之外:二二八事件.創傷與性別差異的美學》根據陳香君在英國時期的博士論文譯成,也是她生前最重要的著作。本書重點不在於「二二八事件」的鉤沉,而在於1987年台灣社會戒嚴之後,以紀念之名,舉辦或成立的各項活動,尤其是藝術展覽,以及一度有意藉此展開的國族認同及其意識工程的建構。對此,陳香君在抽絲剝繭的觀察與分析過程中,對始終居於論述主導地位的男性觀點、權力,及其凝視的侷限性,也以最大的善意,同步進行了解構。事實證明,以紀念二二八之名的相關活動,最終成了藍綠政黨傾軋的鬥爭角力場,反諷地加速了人們的「遺忘」。《紀念之外》極為重要的貢獻在於,重新爬梳「紀念」應有的更深沉的文化意義與企圖,並從已經國際化的女性主義文化理論入手,結合精神分析學的「創傷理論」,更以台灣女性藝術家部分的傑出創作,作為典範案例,提供男性之外,一種兼具理性與感性,更柔性、更具包容度,且更具撫慰與療癒深度的視野暨架構。通過陳香君娓娓道來,且旁證博引的《紀念之外》,使我們看到了理解二二八事件及其創傷的新理路——不但充滿同理心與愛心的關懷,更具備治療的能力。—— 資深藝評家與策展人 王嘉驥

除了嚴謹的學術書寫和詳細的文獻搜集,此書有一個超越政治展覽研究的精神核心。作者以「容忍的」與「受創者」(Patient)的雙關性為本,指陳出真正的療癒沒有速成,唯有時間和人性昇華,受創之心始得撫慰。在藝術綜藝化的今日,此書讓我回味到「托爾斯泰式」和「尼采式」的文藝功能:對痛苦靈魂的耐心,以及尋求超越人性的努力。—— 資深藝評家與策展人 高千惠

在別人鎖定已經成為主流的先前邊緣批判態度,並且從此輕鬆地照樣畫葫蘆的時候,陳香君已經開始注意新霸權產生及揭露其中的不公義。不管怎樣,她都用大量貼切的論據及溫和自信的口吻說服我們。此外,她認為台灣當代藝術史的寫作,要「保持著在動人的見證與感同凝視下所啟動的開放心胸,唯有保持著這種開放的態度,才能讓我們領會當代藝術的複雜性與遞移性。」在一個習慣激化對立的社會氛圍中,她建立了這樣的精緻典範,我們如何去繼續這未竟之路?—— 臺北市立美術館館長 黃海鳴

同樣研究二二八創傷記憶與再現,香君以細膩敏銳的觀察與優雅深邃的筆法,結合藝術評論與精神分析理論,深入探索看似眾聲喧嘩、觀點紛呈的二二八美展,其背後所指向的社會集體性遺忘與創傷記憶的反覆回歸,是關心博物館展示與人權議題的人,不得錯過的好書!——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陳佳利

「男性是國家英雄、祖先和主人;女性則是哀悼者、創傷的標記者,以及子嗣的守護者。」如何見證當代台灣國家狀態中不被記憶的痕跡,如何使得二二八男性受難者遺族中的女性遭受的創傷經驗,得以被看見?陳香君透過精神分析的藝術史書寫,標定了創傷迴返與陰性主體的餘生位置,一個長久以來沈默失語的主體,終於發出了吶喊的高音。——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副教授 龔卓軍

重量620 g
尺寸23 × 16.8 × 3 cm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