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什麼是「簡單」?4種網絡探討單色在現代藝術中的作用

單色畫在某個人的眼中可能是平面、二維的物體,但另一個人看起來卻深不見底。塗滿顏色的單色作品可能被解讀為帶有空虛的意象,或是對真實的否定,以及一種新的寫實主義。雖然單色作品是由最普遍的元素——顏色——組成,但它常常表達出最深奧的含義。任何人都會運用顏色,但這正是讓藝術家們絞盡腦汁的挑戰。

Read more

【陳泰松評論】聆聽我們在此遭遇的異托邦——談侯淑姿的《我們在此相遇》

眷村,台灣人民的家園組成之一,是對家園歸屬感的棲身之所,無論是往它內看,向內走,還是由它往外看,走出來,甚至是內外換位來看,有許多現實故事值得我們去記述,是致力於紀實類型的創作所在。不過,正是這條線的劃界本身也值得我們去考掘,因為它不單純,是動態的、諸多線路交纏的線,如國家、思想、戰爭、遷徙、棲居生命、無政府主義、不問理念以及追求塵世歡愉的國度等等。

Read more

論壇側記:鄉關何處——快門下的眷村人生命歷程

本文為《鄉關何處–高雄眷村三部曲:侯淑姿個展》創作論壇側記。展覽現場由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李玉玲主持開幕式,並舉行「論壇你我他」座談,由策展人黃孫權擔任引言人,邀請藝術家侯淑姿、林志明教授、王雅倫副教授、陳芳明教授與談,並邀集眷戶一同討論眷村議題。

Read more

《JOJO 的奇妙冒險》石之海:恐怕是整個系列當中最具爭議的一部作品

《JOJO的奇妙冒險》第六部(石之海)恐怕是整個系列當中最具爭議的一部作品。為什麼呢?那是因為跟主角徐倫比起來,作為敵人的埃里哥・普奇神父更有存在感。各位不覺得與其從徐倫一行人的角度,不如從作為敵人的普奇神父的角度來看這部作品會更有趣嗎?在第六部的最後,覺醒了有如神一般的能力的普奇神父,做出了讓整個系列作品從根基徹底翻轉過來,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他讓整個宇宙就地「旋轉」,直接進入別的宇宙。

Read more

我其實好強又沒膽:朱延平導演談年少回憶到奠定影業基礎(下)

拍《大頭兵》時,自己成立了「延平影業有限公司」,以前都是別人找我,沒有資格說我要拍什麼。《大頭兵》賺了大錢後,我就對蔡松林開口說:「蔡老闆,我要拍《異域》。」「蛤!哎呀!你是喜劇導演啊,哭哭啼啼誰要看啊,現在台灣就是要笑啊,你就正是時候啊,你就不要去想那麼多了。」

Read more

我其實好強又沒膽:朱延平導演談年少回憶到奠定影業基礎(上)

以前,我屌得不得了,在學校看誰不順眼就耍狠!我其實有個很重要的個性:我好強。進入官校後活不下去了!官校操到不行,因為我叛逆,所以每天被整啊,操到我痛不欲生。但是陸軍官校這三個月,我的人生發生了非常大的轉變。為什麼延平工作室的創業作叫《大頭兵》,很多靈感橋段都來自官校生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