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包浩斯照片往往偏好以黑白來呈現且相當單調。不過,包浩斯陶藝家瑪格麗特.海曼-洛賓斯坦(Margarete Heymann-Loebenstein)使用爆發性色調及逗趣的設計顛覆了這樣的印象。沒幾個人像她一樣具體化戰間期包浩斯的「新女性特質」。從她的短髮、穿著男性襯衫與領帶的照片中,看的出來她確實有新女性的樣貌。但她走向更深刻的解放。在包浩斯時,她直接挑戰試著把女性趕出陶藝工作坊的人。二十四歲時,她參與建立了一個高度成功的公司──哈爾藝術陶瓷工作坊(Haël Werkstatten für Künstlerische Keramik),實現了包浩斯期望將現代事物帶到家中的目標。即便自身發生悲劇變故以及全球經濟大蕭條,她仍帶領公司堅持下去。唯有國家社會主義政權與其合作者確實讓她無法承受。

瑪格麗特.海曼- 洛賓斯坦,約1925 年。

 

瑪格麗特.海曼生於猶太家庭,在藝術活躍的科隆成長。她曾就讀科隆應用藝術學院及杜塞道夫美術學院,並在遠東藝術博物館研究過中國與日本的美術史。在1920年秋天,年僅二十一歲的她已在包浩斯佔有一席之地。然而當她完成第一個學期學業,卻被拒絕進入她所選擇的陶藝工作坊;原因只是主任決定不再收更多女性。雖然書籍裝訂工作坊提供一個位置給她,但海曼並未被威嚇。折衷方式就是1921年春天,當她在威瑪包浩斯持續修保羅.克利、葛敦.葛爾諾和喬治.莫奇的課時,陶藝工作坊提供她一個臨時的位置,讓她到多恩堡研修。在接下來的第三個學期,包浩斯教授再次拒絕她進入陶藝工作坊。工作坊主任格哈德.馬克斯解釋他與形構教授邁克斯.克雷罕覺得她也許有天賦,但不適合陶藝。海曼雖然提出抗議,但男性主管卻不讓步,所以她就永遠離開包浩斯。

1922年海曼接受位於柏林西北方費爾頓(Velten)現代派費爾頓-佛丹陶藝公司提供的藝術助理職位。隔年,她嫁給經濟學家古斯塔夫.洛賓斯坦(Gustav Loebenstein),且與他的哥哥丹尼爾一起創立陶藝公司,製造現代化、實用性及美觀的家用品給消費者使用—─這主意完全是照著包浩斯劇本的劇本走。他們在費爾頓鄰近的一個村莊馬維茨(Marwitz)找到一家廢棄的陶瓷工廠,把公司取名為「哈爾」(Haël),他們姓氏第一個字母組合的德國發音。海曼-洛賓斯坦負責設計公司的茶具組、花瓶、仙人掌盆、菸具組以及其他品項,而她的兄弟則負責經營管理。

哈爾標誌

除了極佳的設計,從一剛開始「哈爾」就具備其他競爭者所缺少的:聰明的商標策略。每一件哈爾的產品上都印有公司商標可以辨識,一個圓圈及線條組合的視覺拼圖,可還原成字母H及L,也許又像母音變化的「a」跟「e」。三位年輕老闆相當努力,在展覽中展示他們討喜的現代化陶藝並經由廣告提高能見度,哈爾的產品銷售額飆漲。不僅社會大眾喜愛,關於哈爾的評論隨之而起。在1924年《藝術及應用藝術》(Kunst und Kunstgewerbe)一書中,費里茲.溫德蘭(Fritz Wendland)表達出對於這新嘗試的興趣,「在簡單好看的形體上運用相當新鮮豐富的裝飾,清楚的強調手繪線條,讓人不經意想到雋永耐用的家用品……作品靈感驅使技藝走向型態、顏色及裝飾徹底現代概念化。」像當代大部分的包浩斯成員一樣,海曼-洛賓斯坦越來越趨向專注在型態簡單的構成主義。一組基本由圓形及三角形組成的茶具組──從1920年代晚期到現在被稱之為「漢高盤」(Scheibenhenke,碟狀把手)──以有趣的方式體現所謂的簡單。有大量的亮色系可供選擇,漢高茶具及咖啡組成為哈爾的經典商品,且材質不限於陶瓷;海曼-洛賓斯坦也設計了一個哈爾少量的奢華金屬產品系列。

「漢高盤」(碟狀把手)哈爾茶具組,約1920 年代晚期,上釉粗陶器,設計181 號,釉色26 號。

 

到了1920年代晚期,哈爾已經大約有一百位員工,而產品也外銷到法國及英國,最遠到非洲、澳洲、南美及美國。但在1928年發生一樁悲劇,她的丈夫與大伯開車到著名的萊比錫商展參展時,因車禍過世。海曼-洛賓斯坦獨自領導公司,必須身兼設計及管理職,還要撫養兩個小孩。她做到了,而且即使1929年全球性的經濟大蕭條開始,她仍帶領公司度過困境。當年《陳列櫃》(Die Schaulade) 雜誌的一篇評論明述她的才能:「哈爾工作坊的(女性)負責人將工廠的藝術與生意發展到極致,且持續努力地推陳出新製造新商品。」到了1932年,即便金融危機持續延燒,海曼-洛賓斯坦創新推出諾瑪(Norma)系列。在介紹冊中如此形容此系列:「在此我們推出哈爾『諾瑪系列』,規格化的型態,精美而未上釉,首創的陶藝系列。可掌握的設計,外觀優美,耐久實用。另外還有一樣,令人驚嘆的低價,讓哈爾『諾瑪』系列顯得與眾不同。」標準化降低了生產成本,且「諾瑪」只有幾種顏色可選擇,經典日光黃、黑色或棕色,內部只有白色。

哈爾「諾瑪」茶具組,有彩色釉的陶器,1932 或1933 年。

 

納粹在1933年初取得政權後不久,哈爾一切似乎都還順利。公司宣布將再次在萊比錫商展中展出,三月時在《廣闊世界》(Die Weite Welt)雜誌中對它們最新的產品也有正面評論。但政治氛圍急速變化,在七月海曼-洛賓斯坦被兩位不滿的員工向國家社會主義黨當局舉報「藐視還敷衍德國州政府」。她意識到自己處於危險中,最後決定關閉工廠。1934年四月底,海曼-洛賓斯坦以四萬五千國家馬克 (Reichsmark)將哈爾的建築物、爐子、陶瓷模及完整的客戶名單賣給亨利.史其爾德博士(Dr. Heinrich Schild),由一位年輕名叫海德薇.博爾哈根(Hedwig Bollhagen)的陶藝家全權管理。這價格實在太低了,所以接下來的幾十年間德國政府以兩倍的價錢補償她。

1935年納粹的宣傳文件《襲擊》(Der Angriff)中一篇文章〈恐怖房間內的猶太陶瓷〉(Jewish Ceramics in the Chamber of Horrors)講述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故事。慶祝著「猶太人」放棄工廠拋棄員工後;長達十四個月老鼠及蝙蝠猖狂肆虐,直到大淨化開始,「德國」陶藝產業終於回到馬維茨。自1934年四月,公司有了新師傅。年輕工人在幾個月內就建立了新工廠。來自馬維茨及鄰近區域將近四十位男女站在德國工人陣線的標誌下(即齒輪中的納粹卍黨徽);1934年九月一日起,(他們)能再次根據傳統的技藝在工作檯前捏製、轉動(拉坯輪車),上色及燒製。一位女士站在他們中間帶領著整個工廠。

這篇文章做了很多不實的細節報導,但根據文化歷史學家烏蘇拉.休斯頓.韋德曼(Ursula Hudson Wiedenmann)的說法,最不公平的是超過百分之五十博爾哈根的「德國」設計──包括這篇文章中出現的「優美的德國」設計──都不是她的,而是海曼-洛賓斯坦的設計。博爾哈根使用同樣的外型,換了釉色,在上面蓋上她的名字縮寫,一個她從哈爾學到的把戲。

四個瑪格麗特.海曼- 洛賓斯坦(後改名為格蕾特.馬克斯)創作陶瓷物件,由哈爾工作坊生產,馬維茨,1923–1934 年。

 

在1936年十二月移民到英國之前,海曼-洛賓斯坦在柏林待了兩年多。透過她經生意認識的熟人介紹,很快地就接到柏林公司的設計案,更嘗試重製她之前在哈爾的設計,包括漢高盤的柔和版。在1938年,她與一個英國人,哈洛.馬克斯(Harold Marks)結婚,從此之後改名為格蕾特.馬克斯(Grete Marks)。她創立了自己的格蕾塔陶器製造公司(Greta Pottery),僅有幾位員工,但隨著戰爭爆發,她的事業再次關閉。女兒法蘭西斯.馬克斯在1941年出生;而戰後,格蕾特.馬克斯創立了自由型態陶器工作室。因為哈爾,廣泛大眾對她仍然印象深刻,因為她創立了獨一無二的品牌,讓他們有機會將現代化帶回家。

前文摘自《包浩斯的女性藝術家:45位被遺忘的女性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