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在我收集的中國古陶瓷的圖集中,沒有發現唐代的陶瓷枕,只有些十幾公分的方枕,用途不詳。但唐朝的時候,卻有一個故事,名為「枕中記」,敘述一個年輕人不滿現狀,常以懷才不遇而自嘆,後遇一位老翁,讓他睡在一只枕頭上,他迅即入夢,在短短幾分鐘內,經歷了出將入相、享受榮華富貴的一生,等到一覺醒來,憬然而悟,對人生也就看開了。他所睡的那只令他開竅的枕頭,「其枕青瓷而竅其兩端」,就是兩邊有孔的青瓷製品;瓷枕有兩竅,在該故事中,可能暗示靈魂的出入,但自製作技術看,瓷枕有竅是必要的。青瓷在唐代是越窯(唐朝、五代時浙江紹興越州的瓷窯,窯址主要分布於慈谿的上林湖一帶。隋朝、唐朝時紹興叫「越州」,因此得名為「越窯」) 的產品,在中原一帶,應該是很珍貴的,所以為「枕中記」所採用。

由於唐代的陶瓷枕非常少見,早期陶枕的形狀與尺寸都很難推斷。自五代以後的文物看來,似乎時代愈早,形制愈小。元枕最大,金枕較宋枕為大,想來唐枕可能更小了。另外一個問題是,瓷枕既是日用器,又是隨葬器,究竟怎樣分辨何者為日用,何種為隨葬?或者日用、隨葬均為同一器型?今天也很難得到答案。

宋磁州窯白色畫花的陶枕(漢寶德提供)

 

至於陶枕使用到何時?雖無具體資料可據,卻可大體上認定為元末明初,因為自古代文物發掘的紀錄上看,我還沒發現有明朝的東西。我自己大膽地假定,中國人到元明之間,正式放棄硬枕,改睡軟枕,中國文化乃進入軟綿綿的成熟期了。事實上,唐代以前的人並不是傻瓜,他們早知道軟枕比較舒服,且有用花及藥草填塞軟枕的記載。為什麼他們仍然通用硬枕呢?據說司馬光以圓木為枕,以便不得安眠,可以起來念書。這當然不能解釋中國古人使用硬枕的道理,但是一個睡硬枕的民族比較能夠克制自己,達到更高的理念中的境界,應該是說得通的。

如果說陶枕始於唐,終於元明之間,那麼兩宋與遼金,可以說為其盛期了。這一點是不錯的。不但出版物中記載的陶枕多屬於此一階段,近年來大陸發掘的古物中,這一階段的陶枕佔有相當大的分量,因此愛好古物的人,可以用便宜的價錢買到有趣的東西。年前在歷史博物館展出旅港華僑楊先生的陶枕收藏(按:中國陶枕展曾於1985 年2 月假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該展於1984 年在大阪東陶館展出。收藏家為楊永德。),有三百年間陶枕的各種形制、尺寸與裝飾。

北宋磁州窯白地黑花詩詞枕。(© 湖南博物館)

 

在大量出土、流到海外的枕頭中,大多是生產在河北與河南兩省交界處的幾個縣份,俗稱磁州窯的地區。磁州窯是民間陶瓷器的主要產地,所以這些陶枕數量大,變化多,富於民俗相關之裝飾,但都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粗糙。我過去以為枕頭是俗物,只有磁州窯這類的民窯才會生產。後來才知道,宋代的高級瓷窯中也生產枕頭,只是數量少,不易見到而已。故宮的收藏中,有一只溫潤、豔麗的鈞窯枕頭。定窯的瓷枕較多,也許宋人仍以白色為正色。白色的瓷枕,「皎然霜明,如其德也」,表達了「所貴素且貞」的意思。

北宋定窯白瓷嬰兒枕。(© 國立故宮博物院)
北宋綠釉石枕,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美術館藏。(©MIA)

 

但是青瓷卻是宋人視為最高尚的瓷品。北宋末年,中國人上層社會的品味已自白色轉移為青色,也許因其色溫潤近玉。當時有位張耒先生,寫了一首《謝黃師是惠碧瓷枕》的詩,描寫青瓷枕所蘊含的意味,非常有趣。一只青瓷枕可以消暑,可以生涼,可以使頭腦清醒;既可以使人夢入瑤都,又可以使人少睡覺,多看書,真是一件寶物。今天看來,青瓷枕的數量實在很少,偶爾有,都是較精緻的作品。張耒得到的青瓷枕是「鞏人」的作品,屬於北方青瓷,應該比較精緻。至於後來盛行於江西各窯的青白瓷,摹倣定窯,做了些很精緻的瓷枕,即使在古代也很名貴。至於在宋元間流行的白色磁州窯的枕頭,我曾就書本上的資料,略加整理,發現有六種形狀。其中有三種為具有裝飾意味,三種是比較簡單而重實用的。

具有裝飾意味的陶瓷枕,一為花瓣型,一為如意雲型,一為稀有的葉型,大多都是北宋時期的產品。這類作品大多比較精緻,有遍體剔地浮刻的裝飾,同時受當時金銀器或石刻的影響。即使比較差的,也滿佈劃花,模倣金銀器的裝飾。若說實用與美觀合一,則以如意雲型為最佳,所以它被使用的年代也較長,到元代還有標本,只是後代的作品較扁長,如意雲的形狀不太顯著。故宮那只鈞窯枕就是如意雲型的。

北宋鈞窯天青釉紫斑如意枕。(© 國立故宮博物院)

 

簡單而實用型的,一為八角型,一為長方型,一為腰子型。其中八角型於金元器型拉長後,就因不適用而放棄,腰子型亦無法適應後期的長枕,只流行到金代。只有長方形,由於適宜於各種長度,而且可以呈輕微的彎曲,一直到元朝仍一枝獨秀。在簡單實用型中,以腰子型最能兼具美觀,外國人稱之為豆子型,因其形似圓略彎。這種形狀流行在北宋中期以後,早些的造型圓渾,後期的造型細長。有特別精緻的早期製品,亦遍體剔地浮刻或劃花,愈到後期愈簡單,到金代就以畫花為主了。

瓷枕由於形狀特殊,一般製陶的技術如轉盤等用不上,必須依照一個原模,用手工組成。這種製作過程中,工人個人的技法對於每一製品的藝術性是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成千陶枕的標本,沒有兩個是完全相同的。如上文所說,陶枕的形狀甚多,如同今天的廠牌一樣,即使一般大眾還可以按自己的口味去選擇,同樣的廠牌,同樣的產品,又因手工製作的差異,有個別的特色,說到這裡,不免使我嚮往古人的生活品質了。在一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能注意到如此細膩的器物之美,實在是今天所難以想像。

前文原載於1986/8/3《聯合報》副刊,後收錄於《金玉藝采:漢寶德談文物》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