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莫里:您藝廊的客戶群裡,有哪位令您印象深刻的?

貝耶勒:總有幾位熱愛藝術的朋友,經常跟我們藝廊買畫。其中有一位令我很難忘,這也是康丁斯基的《即興畫作十號》的小故事。

話說有年夏天的畫展,一位打扮樸素看不出年紀的女士來藝廊看畫,她瀏覽畫展裡的每幅畫,當她站在康丁斯基的畫作前,驚嘆說:「這幅畫真美!」我上前和這位女士交談,她問我這幅畫賣多少錢。我回說:「兩萬八千瑞郎。」

她說:「我想買這幅畫。這是誰的畫?」我說這是康丁斯基的畫。她反問我:「誰是康丁斯基?」

「康丁斯基1866 年出生於莫斯科,後來到法國發展,取得法國籍,1944 年病逝巴黎。他和幾位藝術同好創立了『藍騎士』(Blaue Reiter)。他原本定居柏林,但為了逃避納粹政權才離開德國到巴黎。他在巴黎與抽象派創作的藝術家們一起舉行畫展。對我而言,康丁斯基是抽象藝術之父。」

她說:「很好。這幅水彩畫呢?」我說這幅水彩畫要兩萬五千瑞郎。她說:「好,我買了,這是誰的作品?」我回答是塞尚的作品。她說:「喔,誰是塞尚?」我開始講述塞尚的生平,並解釋塞尚對現代藝術的重要性,我甚至引述了畢卡索對塞尚的形容:「他就像是我們的父親一樣。」我覺得自己好像是美術館的解說員,不過我很好奇這位女士總是能一眼看上畫展中最好的畫作。她快人快言讓我很開心,她敏銳的直覺也讓我驚嘆不已。

她隨後又問另一幅畫作。我說三萬五千瑞郎。她很豪爽說這幅畫也買了,又問是誰的畫。我答說是高更的畫。她反問我:「誰是高更?」我再次講述高更的生平和重要性。這位女士原本是溫特杜爾(Winter thur)(臨近德國的瑞士小鎮)的燙衣女工,有幸得到一筆豐厚的遺產,衣食不缺,不知道該如何運用這筆遺產。在她住的小鎮原本有萊茵哈特(Oskar Reinhart)和韓洛斯(Arthur Hahnloser)兩位重要收藏家豐富的典藏。這位女士表示現在沒有什麼值得收藏。她天真沒心眼,讓人打心底就喜歡她。她就這樣買走了這幾幅重要的畫作。

您後來還和這位女士見過面嗎?

有,幾年後她又來我的藝廊,問我願不願意買回她當初買的三幅作品。我很驚訝問她:「為什麼?您不喜歡這三幅畫作嗎?」她急著說當然喜歡,但是她手頭有點緊,急需要錢。她在我們藝廊買下三幅畫後,繼續買了不少畫,她聽了蘇黎世的藝術經紀人的建議買了不少現代藝術作品,因此累積了很可觀的貸款。我跟她買回塞尚和高更的畫作,同時以接近當年售價的兩倍買回康丁斯基的作品。她馬上答應。

康丁斯基夫人(圖右,1972年6月3日在藝廊與貝耶勒合影)認為她的先生康丁斯基是世上最偉大的藝術家,貝耶勒是最偉大的藝術經紀人。《即興畫作十號》是貝耶勒收藏兩大畫作之一,先是賣給了一位住在溫特杜爾對畫作有敏銳直覺的女士,後來貝耶勒買回這幅畫,從此不再割愛。

 

後來我聽說,她帶著賣我畫作的錢又去溫特杜爾的銀行,銀行人員看到那一筆錢馬上說:「您要借貸多少就借貸多少。您想再借多少,儘管開口。」

這故事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

這故事給我們兩個啟示。第一是買藝術作品,要跟著直覺走。第二是對藝術作品的品質要求非常重要。這個小故事讓我決定把康丁斯基的《即興畫作十號》收為永久收藏。我把這幅畫從藝廊搬回家,掛在客廳裡。

本文摘自《貝耶勒傳奇:巴塞爾藝博會創辦人的藝術世界》第五章〈溫特杜爾的燙衣女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