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睡眠債」一詞是用來形容睡眠不足的影響。無疑地,債務通常應該要寫下來,銘刻在會計總帳上,或是努力藉由墨水或電子的變動記錄而解決。沒有記錄,債務就很難維持。或許這就是為何人們需要格外留意睡眠中的道德美學。但睡眠將它漂泊的停留寫成新的形式,並刻記在各部分、動作與整體間的身體上。這類債務是自我平衡的睡意傾瀉,而執行書寫的是器官與腺體與肌肉中的酸液及荷爾蒙。

那些被理解為靜止的事物,是否也應免除義務呢?債務的鼻子已校準到可以嗅出睡眠本身的活躍性,可以判斷出該處出現具有價值的萌動。這是為主體引介的內在偽市場,彌補失敗時候的革新。睡眠債?你是欠了整個經濟體,國民收入,宇宙平衡,還是你的老闆?是欠了妥善的家族安排嗎?還是欠你自己,你這個必須作為所有這一切,並且也順帶替一切負起責任的人?派法警到你自己身上,拖走你的白色家電、電視、電腦、腸子和其他器官,你發熱柔軟的部位,更別提那些珍寶,它們被拖到街上賣掉抵債。將它們全部塞到新的倉庫裡賤賣掉。較好的是,想辦法分散一下注意力,然後帶它們繞過轉角,再從另一個祕密入口回來。如此一來,一件物品,一個小時的珍貴睡眠,可能就會被取出,然後又像不只恢復一次般返回。

睡眠債的名稱,使我們了解它不能被過度取用,因為這裡涉及金錢的語彙。但也有字面意義上的睡眠債:在某些領土中,若有人被診斷患有阻礙性的睡眠中止,或其他睡眠障礙,那麼他們的駕照就會被吊銷,直到他們可以證明自己正接受某種治療。

另一種令人排斥的睡眠可能屬於一種睡眠者,對他而言,自我是受僱於某個愛睡的、不斷索求的雇主,要求他的員工更加辛勤工作,好讓另一人可以去睡覺。醒來後就工作的人,以及要求繼續處在睡眠狀態以獲得足夠休息才去工作的人,兩者之間有著一種階級鬥爭。疲倦警醒的工人們燃燒自己,讓笨重滿足的老闆可以在未來的某個點上更多休息,可能是幾小時以後,或者是將來的幾年以後。這兩種階級困在同一具身軀裡,會一直衝突至死。

( 前文摘錄自《睡眠的方法:無意識的藝術、生物學和文化》一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