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img_story_01 (7)

書籍:《JOJO論》 https://bit.ly/3oo8lAr

導讀者:《JOJO論》譯者:彭俊人

荒木帶著JO粉環遊世界,又在杜王町小憩之後,第五部的場景來到了義大利。荒木曾經說過米開朗基羅和歐洲繪畫是他對於人物線條表現和用色的啟蒙,所以那些像是雕塑一樣的站姿,橘色的天空或粉紅色的地板,都受到歐洲雕塑和繪畫很大的影響。場景既然來到義大利,那麼義式建築、街廓和自然景觀甚至食物,各種細節都在這一部看到。

第五部的主角喬魯諾喬巴拿,是喬斯達家族的宿敵迪奧和人類女子生下的孩子。把人類當成食物的迪奧為什麼會和人類女子有下一代的原因不明。那個女子並沒有因為生了喬魯諾就放棄自己作為一個年輕女性要好好揮霍的自由,於是喬魯諾自幼度過了無數個因為恐懼而瑟瑟發抖的夜晚,上學了以後也因為東方面孔而飽受同儕霸凌。有一天,他撞見一名男子受重傷流血倒臥在路邊的草叢裡,隨後有一群疑似流氓的男子們追問喬魯諾那名男子的行蹤。

此時,喬魯諾做了一個性本「善」的決定,他「說謊」,指了一個反方向聲稱受傷男子往那裡逃去。而男子身邊的草叢高度不知為何已經長高五、六倍了。

那名男子後來現身告訴他,謝謝他當初的善意,他會報答。不以為意的「善意」幫助沒想到改變了喬魯諾的生活,他的繼父不再對他家暴,原本霸凌他的同學們開始對他無比親切,但是他也發現,那名男子清除違反幫派準則的異己也是毫不留情。即使他幫助的對象是黑社會,但這個「善」的出發得到了「善」的回應,是喬魯諾第一次感受到作為人的善意交流。

在沒有地區勢力保護就會無法生存的義大利,身為市井小民就算沒有加入幫派或組織,也要懂得和地頭蛇打交道。日本的黑道也是如此,他們對於安定社會有一些暗流效果。例如日本各地大地震的時候,都是黑道第一時間在發放物資和維持秩序,像恐龍一樣緩慢的政府根本幫不上忙。

第五部另外一位被當成主角的布加拉提,也是加入幫派,家人和自己才能受到保護,覺得不得不進入地方勢力換得安全。雖然靠黑道勢力維持社會秩序沒有什麼好推崇的,但在《JOJO》第五部的世界,黑道原本是不會因為金錢而販賣毒品給未成年孩子的。

對於道義和正義逐漸瓦解的黑道,布加拉提選擇忍耐,逐漸麻痺,但喬魯諾卻打算加入幫派,直接幹掉Boss改變這個組織。布加拉提被他的夢想以及和他爸爸迪奧一樣的超群魅力感動,於是讓他加入組織。

這樣的故事背景真的是黑暗陰鬱到一個不行啊。社會底層的人要出賣自己的良知和做出多少善惡選擇,才能確保自己的身家財產。少年熱血格鬥漫畫呈現出來的故事結構竟然是要主角變成不良少年然後革命,把Boss鬥垮之後重新建立秩序。這就像是軍閥要把腐敗的皇室剷平但其實自己也是惡勢力一樣的感覺啊!

高中時期的我還存在不知社會險惡的美好幻想,所以當時有一種「這什麼啊」的懷疑,而且第五部就是無止盡的戰鬥,每個角色都是拼上性命賠上了自己的人生在戰鬥,過程中幾乎沒有像第四部那樣停下來發展支線好可愛好開心的篇幅,所以第五部整個讀下來會感到非常憂鬱。

《JOJO論》作者杉田說,第五部對應的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組織競爭、團隊工作和社會階級。這個年代已經沒有辦法選擇做為一個品德高潔的紳士來處世了。每個人都像是被這個經濟體制綁住的殭屍,每天辛勤工作煩惱下一餐的著落,富人更富、窮人更窮,沒有選擇的一大群社會底層的人在為少數社會頂層的人工作。不翻轉改變,就是繼續盲目的努力下去。

喬魯諾從加入組織到打倒老闆,經粉絲計算大概才兩到三週時間。這其實也是一個充滿奇幻夢想的故事。但過程中不管是善或惡的一方,荒木都給了他們平等的舞台,暗殺小隊的好幾個角色們都有不輸給喬魯諾一行人的超強精神力,他們也有他們的正義。

最後的Boss戰,喬魯諾提到,不管他和迪亞波羅誰輸誰贏,到最後留下來的只有「真實」,因為誰都會死亡滅絕。但所謂的「真實」是什麼,杉田說,那就是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窮盡一生為這個世界做的小小努力,離開的時候你留下了什麼,不管繼承這個遺志的人理解了多少,這個世界總是會往前推進一點,就像阿帕基死前把Boss的容貌刻畫在石頭上,所幸被喬魯諾一行人發現了,於是讓他們得知Boss的本體。

所以我們都不該小看自己為這個世界做的小小改變。小從家庭,大到世界,這個世界就是每一個這麼微不足道的人一起運作的。而這個留下來的真實,就是不管我們幾代人在這個世界上誕生或毀滅他都時時刻刻在變化在改變的。每個生命的生和死都給了這個世界微小的影響,所以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不管善與惡,不論好與壞,不看美與醜。

只不過喬魯諾最後覺醒的「黃金體驗鎮魂曲」讓Boss迪亞波羅永遠回不了真實,他在精神層面永無止盡的經歷死前的一刻,但永遠死不了。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就是想死卻死不了,那麼為什麼還有人要達到永生呢?是不是太諷刺了?

第五部從一個人的善惡選擇開始講起,到最後題目從個人到小組,到組織,到世界,最後甚至有點哲學。也難怪《JOJO》能在第五部打入世界市場,透過一個普及速度極快的漫畫格式,影響了這個世界。

這就是《JOJO》為什麼在漫畫界這麼受到推崇的一個原因吧。


///《JOJO論》導讀系列文章///

導讀一|人類的讚歌

導讀二|逃跑的戰術

導讀三|替身是什麼

導讀四|平凡大魔王、最強小學生、漫畫的無可取代性

導讀五|流氓的正義

導讀六|荒木飛呂彥的自我超越


《JOJO論》

作者:杉田俊介
譯者:彭俊人

典藏網路書店 https://bit.ly/3l8mL5M
博客來 https://bit.ly/3oo8lAr
誠品線上 https://bit.ly/39VhjNa
蝦皮 https://bit.ly/3vhljl4
讀冊 https://bit.ly/3uqo03e
金石堂 https://bit.ly/3inzJdQ
MOMO https://bit.ly/3iPoXgH

【作者簡介】

杉田俊介 (Sugita Shunsuke)

1975年生於神奈川縣。評論家。法政大學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科碩士課程修畢,主修日本文學。二十五歲後專職寫作並同時從事身障者照護工作至今。著作有《宮崎駿論─眾神與孩子們的物語》(中文版已由典藏藝術家庭出版),以及《對自由工作者而言「自由」為何物?》、《無能力評論─勞動與生存的倫理學》、《長渆剛論─唱啊、直到被唱掛的明天》等書。

【譯者簡介】

彭俊人 (ToShi Peng)

替身名:Octaslash (八方斜槓) 破壞力:C,速度:D,射程:C,持續力:A,精密度:A,成長性:A

居住在古亭町寧靜巷弄中,過著如植物般安穩生活的平凡上班族。平日是科技公司的專案經理,週末是八方斜槓族。十歲那年覺醒了語言能力之後,多年來在求學與工作的過程中陸續習得日文、英文、翻譯、語言教育、編輯排版、網頁與平面設計、多媒體教學設計、全球品牌行銷等八種能力。最愛的食物是義大利麵,一有空就想去杜王町品嚐托尼歐主廚的健康料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