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tems - NT$0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Blog

img_story_03 (1)

書籍:《JOJO論》 https://bit.ly/3oo8lAr

導讀者:《JOJO論》譯者:彭俊人

替身這個奇妙的戰鬥設定,能講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讓我們從喬魯諾說的話開始好了,第五部的主角喬魯諾說:「替身是一個人本身的無意識才能」。

喬魯諾也是故事一開始才剛覺醒替身能力不久,因此他這句話也不能代表全部的替身使者,但這句話是荒木讓他說的,我們不妨就把這個定義看成是替身的其中一項重要特徵吧。

「無意識才能」,也就是說,替身使者覺醒能力時,可能覺醒出連自己都沒意識到的能力。例如承太郎的白金之星是超級精準、超快速,以及無與倫比的破壞力,但最後他能覺醒出時間暫停的「世界」,也是因為受到迪奧影響的關係。故事當中對於承太郎的成長過程交代並不多,所以為什麼是覺醒這樣的能力也沒有什麼根據可言。相較於此,第四部有許多角色很明確的是因為天賦或理想而覺醒的能力,例如辻彩的灰姑娘(仙度瑞拉)和托尼歐的珍珠果醬都像是職人將技術精進到顛峰的神乎其技表現。

完整和讀者一起經歷、體驗獲得替身能力過程的角色,是廣瀨康一。他的替身經過三階段變化,而且他的替身在ACT 1階段,可以將狀聲詞具象化,丟到物體上進行聲音表現,還能跟角色互動這件事,震驚了整個漫畫界。這種前無古人,後有來者也會永遠被說是抄他的的這種替身設定,太新穎、太天才了。

有些角色會去探究自己為何覺醒這樣的能力,有些則不會。事實上我很想看康一和普奇戰鬥,因為一個是給予重力一個是反重力。整個系列各部作品看下來,替身的能力可以來自一個人的各方各面。它可能來自「欲望」、「優點」、「個性」、「人格」、「缺點」、「遺憾」、「恨意」、「懊悔」、「恐懼」、「危機感」…等等。

《JOJO論》的作者杉田認為替身可以說成是人類的超欲望,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超欲望。

有很多設定荒木畫過就忘了,或是覺得某個能力太難在戰鬥中進行,所以就再也沒出現過(例如第三部花京院可以透過繪畫造成傷害,或是第五部喬魯諾將物品轉變成生物之後可以100%反彈敵人攻擊)。但可以確定的是,《JOJO》前三部這種格局大到拯救世界的世界觀,逃脫不了決鬥比誰拳頭大的設定,到第四部有了超瘋狂的轉變。場景變成一個小城鎮,BOSS是一個平凡人,而且故事中出現的替身使者還都跟主線不一定有關(例如外星人和剛剛提到的托尼歐主廚)。有時候這種角色多了,都會忘記故事主線演到哪裡。但是這種「替身使者也許就在你身邊」的設定,讓讀者更能融入JOJO的世界,閱讀的同時可能會開始思考「那我的替身能力會是什麼?」的問題。這個設定也拓展了可能性,替身使者不再僅限於喬斯達家族和迪奧陣營的範疇。

順道一提,荒木說過他自己最喜歡的主角是東方仗助,因為他最接近日常生活中會認識的人。仗助是一個單純善良的中二屁孩高中生,有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奸小惡,但他的人設就是一般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人,所以更貼近日常。

我想大家不會否認,荒木是在一邊趕著週刊連載的壓力底下,邊畫邊完善替身設定的。而大部分的評論也都認為,替身設定是在第三部出現,但是到了第四部才算是把整個替身系統的概念穩定下來。有趣的是,地理格局縮小的第四部,卻是替身設定創意滿點、百花齊放的一部。因為第四部許多的替身角色不一定需要「戰鬥」,所以有更多創意可以發揮。荒木也說過,對他來講第四部其實是沒有完結的狀態,如果要隨時延展第四部的話是可以的(也就是說如果要像多啦A夢和柯南一樣無止盡的畫下去,是可以一直不斷創造新角色新登場然後連載一輩子的)。後來的確第四部也發展出了「岸邊露伴」支線系列,我想很多粉絲應該也是超愛第四部的吧。

在第四部漸漸萌芽的概念是,因為替身能力無論善人、惡人都能具備,誰能判斷當下局勢,運用得宜就能戰勝敵人,所以在這一點上正派與反派是非常對等的。荒木甚至在第六部,透過一個普奇和迪奧的對話補充替身的設定。當普奇問迪奧這個世界上最強的替身是什麼能力,迪奧的答案是,沒有所謂最強的替身,只看誰能把替身能力用得好。

這是一個齊頭式平等的概念。不管本體的欲望是什麼,全部一視同仁。作者杉田將這個概念和第六部的劇情結合,認為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好與壞、善與惡,對這個世界來講都是讓這個世界更加豐富的元素。若是普奇神父願意去接受自己的弟弟被調包的事實,如果他接受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弟弟彼此相愛的事實,也許最後的發展可以不一樣。所謂接受,並不是去接受「亂倫」這件事,而是在接受有血緣的弟妹相愛的事實之後,找出可以讓所有人都幸福的選項。

普奇說「覺悟者恆幸福」,但普奇卻是最沒有覺悟的那個人。他怎麼知道妹妹會承受不住真相崩潰呢?他又怎麼知道妹妹會誤以為天氣被殺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呢?會有這些結果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他接受命運,接受事實,結果有機會不一樣。

而這個世界本來也就有許多無能者與有能力者,各有各的命運,每個人都是組成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沒有人是應該被淘汰或放棄的。因為這個世界的進步往往是因為那些無能力者的存在。例如各種公共建設的無障礙設施都是為了無能力者或障礙者設計的。因為平等和平權的概念,為了讓他們有和有能者一樣的權利,於是有這樣的設施出現。然而當一個新手爸媽推著嬰兒車走進車站月台的時候,當一個疲累的上班族感恩有手扶梯和電梯可搭的時候,我們這些有能力者可曾想過這些設施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無能力者設計的呢?

如果這個社會的醫療、科技、人權、福利是因為這些無能力者帶來的進步,那麼我們這些身為有能力者的人還對他們嫌棄、厭惡、霸凌,根本是天理不容的啊。人類因為有死亡而懂得珍惜有限的人生,這些往前邁進的意圖,都是因為這些「失能」的元素帶來的。就像第七部的主角喬尼說的「這個故事,是我往前『邁進』的故事」。若他不是因為受到父親的忽視,若他不是因為自己的驕傲招致半身不遂,他在看到傑洛使用鐵球的技術的時候,怎麼會激發他想要學會「回轉」的技術,讓他的腳恢復正常呢?

而「回轉」的概念,又是替身能力在發展到第七部之後,荒木帶給讀者的新想法了…世界萬物都有黃金比例,唯有在關鍵時刻看見的人才能掌握整個世界。傑洛跟威卡畢博的決鬥是如此,喬尼和瓦倫泰大總統的對決也是如此…

替身從最早的「幽波紋」、「背後靈」的概念,發展成每個人「自立」的影射。不管那個自立來自好的、壞的、善的、惡的,替身都代表每個人生而平等,所有欲望都該一視同仁的概念。平等的概念越彰顯,我們就越能接受作惡的人的人權和平等權也該被一視同仁。否則,為什麼我們會喜愛大反派迪奧、吉良吉影或普奇神父呢?

最後,請試著想想,如果你有替身能力,那會是什麼?


///《JOJO論》導讀系列文章///

導讀一|人類的讚歌

導讀二|逃跑的戰術

導讀三|替身是什麼

導讀四|平凡大魔王、最強小學生、漫畫的無可取代性

導讀五|流氓的正義

導讀六|荒木飛呂彥的自我超越


《JOJO論》

作者:杉田俊介
譯者:彭俊人

典藏網路書店 https://bit.ly/3l8mL5M
博客來 https://bit.ly/3oo8lAr
誠品線上 https://bit.ly/39VhjNa
蝦皮 https://bit.ly/3vhljl4
讀冊 https://bit.ly/3uqo03e
金石堂 https://bit.ly/3inzJdQ
MOMO https://bit.ly/3iPoXgH

【作者簡介】

杉田俊介 (Sugita Shunsuke)

1975年生於神奈川縣。評論家。法政大學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科碩士課程修畢,主修日本文學。二十五歲後專職寫作並同時從事身障者照護工作至今。著作有《宮崎駿論─眾神與孩子們的物語》(中文版已由典藏藝術家庭出版),以及《對自由工作者而言「自由」為何物?》、《無能力評論─勞動與生存的倫理學》、《長渆剛論─唱啊、直到被唱掛的明天》等書。

【譯者簡介】

彭俊人 (ToShi Peng)

替身名:Octaslash (八方斜槓) 破壞力:C,速度:D,射程:C,持續力:A,精密度:A,成長性:A

居住在古亭町寧靜巷弄中,過著如植物般安穩生活的平凡上班族。平日是科技公司的專案經理,週末是八方斜槓族。十歲那年覺醒了語言能力之後,多年來在求學與工作的過程中陸續習得日文、英文、翻譯、語言教育、編輯排版、網頁與平面設計、多媒體教學設計、全球品牌行銷等八種能力。最愛的食物是義大利麵,一有空就想去杜王町品嚐托尼歐主廚的健康料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